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

红旗谱

《红旗谱》 - 红旗谱中的民族风格

滹沱河畔一百四十八亩的公地,由千里堤上的大钟铸契文为证。地主冯兰池想毁钟占地,被农民朱老巩阻止。冯兰池设计“调虎离山”,砸毁大钟,朱老巩怒愤而死。冯兰池霸占了公地,为斩草除根,勾结县衙抓了朱老巩的儿子朱老忠,设计奸杀了他的姐姐。朱老忠侥幸躲开了冯家的毒手,满怀悲愤逃离了家乡……。二十一年后,闯关东的朱老忠带着妻子、儿子大贵和二贵回到家乡锁井镇,与冯家的护院头领老山头比武论输赢,替农民严世和夺回了严家的宝地。冯家的二少爷冯贵堂凭借留洋回乡的身份,与县知事勾结,借故抓捕了朱老忠。法庭上,朱老忠怒不可遏,气昏在地。乡村教师贾湘农以律师身份挺身而出,据理辩护,保护了朱老忠。一心想寻找为穷人撑腰的红色大门派的朱老忠,在贾湘农的教导下,建立了习武练功的“演武堂”。大贵和二贵逮住了一只“脯红”鸟,冯兰池一心想得到,冯贵堂借县府的势力,强行索要。朱老忠佯借祝寿献鸟,大闹了冯家,戏弄了冯兰池。冯家设下圈套,以抓丁的名义抓了严世和的大儿子运涛。朱老忠舍出儿子大贵去替换运涛,结果被军阀张福奎看中,运涛和大贵都从了北伐军。“四一二”,运涛因是共产党员被抓捕入狱。严世和家如雷劈顶,久病的严妻病亡。贾湘农要朱老忠去济南探监。痴情的春兰执意与老忠叔同去。刑场上,春兰与朱老忠见到了正在准备被行刑的运涛。春兰当众要与运涛成亲……。运涛被传令改判无期徒刑。狱中,在老忠的安排下,春兰与运涛相见,情与心紧紧相连。冯贵堂勾连军警要抓贾湘农,回到锁井镇的朱老忠,带领“演武堂”的人闯入冯家大院,与警察和冯家的护院要拼个死活,闻讯赶来的贾湘农平息了一场流血的械斗,被捕。深感愧疚的朱老忠买通狱警,到监狱看望贾湘农,盟誓跟着贾湘农、参加共产党。文武双全的张嘉庆劫持了冯兰池,逼迫冯贵堂释放了贾湘农。贾湘农决定准备武装起义。派张嘉庆进入白洋淀,劝说绿林舵主李双泗投奔共产党。冯贵堂同时也派老山头来到白洋淀招安。白洋淀的二舵主古文应勾结老山头,要除掉李双泗,投靠冯贵堂。贾湘农又派朱老忠进淀,与李双泗论义比武,抓住了前来偷袭的冯焕堂,解救了李双泗一家。讲江湖义气的李双泗放走了古文应和老山头,留下了大患。起义需要枪支和弹药。春兰闻知冯家藏有枪弹,找老忠叔自愿进冯家当丫鬟“卧底”。李双泗为给共产党“晋见礼”,只身进城搞弹药。投靠了冯贵堂的古文应,设计诱捕李双泗,李的女儿芝儿与张嘉庆进人县城,击毙了张福奎。朱老忠为准备起义,袭击了双井镇的警察所;根据春兰得到的消息,朱老忠又带人闯到地主冯老锡家缴了枪支。冯贵堂设计除掉了政敌徐克强,掌握了兵权,伺机出兵锁井镇,就叫三弟冯焕堂强行冯兰池离开冯家大院。朱老忠闻讯,只带大贵去追,结果中了古文应的奸计,被诱捕入狱。冯兰池亲自审问老忠……。潜伏在敌人内部的地下党李稚天,不顾暴露的危险,威逼古文应写下假信,说服了敌团长牛宝利从监狱解救了朱老忠。李稚天夫妻被冯贵堂杀害了。在贾湘农的领导下,朱老忠带领锁井镇的农民参加了“起义”。冀中平原上,成千上万的农民掀起了红色的狂飙……。冯贵堂带军队镇压了起义;老奶奶在敌人围剿的炮火中,巍然不动,仙逝而去。朱老星高唱着大红歌牺牲在敌人的铡刀下。伍老拔引暴了炸药,与冯家祠堂同归于尽。在冯焕堂要抓捕时,老忠的妻子,拉响了竹筐里的炸弹。春兰也被抓来,吊在了树上……。与老山头同归于尽而没有牺牲的朱老忠,和赶来的李双泗救下了春兰,随队伍撤退到了太行山。冯贵堂带兵围剿,惨遭失败。被古文应借机弹劾,取而代之。贾湘农为起义的失败而自疚,主动打报告承担责任。被已经出狱回来工作的运涛拦下。大贵的妻子金华也在这时失踪了。抗日的高潮就要到来,朱老忠的北方红军的队伍,走下太行山,回到锁井镇。冯贵堂为稳住局面,要与共产党谈判。不听众人的劝阻,十分负疚的贾湘农怀着为民众彻底牺牲的心情,只身奔赴保定,与敌谈判。结果,谈判破裂,被冯贵堂软禁。朱老忠、张嘉庆、李双泗在不动用队伍的情况下,营救出了贾湘农。在回锁井镇的路上,已经重病在身的贾湘农与世长辞了。朱老忠和锁井镇成千上万的农民出大殡,为这位冀中平原的播火者送行……。日本军官太次郎带领小股先遣部队,潜入保定府,与冯贵堂勾结成奸。李双泗、张嘉庆为贾湘农复仇,大闹保定府,袭击了日伪军,迫使太次郎震怒之下,孤军袭击锁井镇。朱老忠、运涛伏击了敌伪,消灭了太次郎。乘胜追击,在太行山的一座孤庙里,围堵住了败将冯贵堂。冯贵堂意外的发现了大贵的妻子金华和他的儿子,当他妄图加害于她们时,被已经遁入空门的冯家老大冯月堂救下,冯贵堂开枪,杀死了自己的亲哥,在朱老忠众人围逼过来时,他拿起老忠的大铡刀,自杀身亡了。千里堤上朱老忠为奔赴抗日前线的红孩子送行,他们的头顶上红旗在飘扬……

热播国产剧

热门推荐

已发私信



红旗谱故事梗概500字

小虎子15岁那年,恶霸冯兰池要砸掉千里堤上的古钟,霸占48亩官地。小虎子的父亲朱老巩代表锁井镇48村村民与冯兰池斗争,被活活气死。为躲避恶霸的残害,小虎子只身下了关东。他刚走,被恶人奸污的姐姐就跳河自尽了。30年后,小虎子回到了冀北平原上的锁井镇,决心报30年前的血仇。这时他名叫朱老忠,带着妻子和儿子大贵、二贵。少年时的朋友严志和帮他安了家。严志和是严老祥的儿子,当年严老祥曾和朱老巩一起斗争冯兰池。现在冯兰池已60多岁,人称冯老兰,家产比当年更大,仗势欺人,横行乡里。他拉起民团抢逃兵的车子和白面,逃兵请回一个团,架起大炮,强迫他赔偿5000块大洋,他却把这笔钱分摊到锁井镇的贫苦百姓头上。朱老明串联28家穷人告状,官司从县里打到北京大理院,但官府偏袒有钱人,冯老兰的儿子冯贵堂又念过大学法科,会打官司,结果穷人输得一塌糊涂。朱老明赔了5亩地,几乎气瞎了眼,严志和也搭进去一条牛。冯老兰听说当年的小虎子带着两个儿子回来了,后悔当年斩草未除根,留下了祸患。一次,严志和的大儿子运涛和大贵带着几个少年朋友捉到一只名贵的鸟,冯老兰来要,他们不给。冯老兰怀恨在心,唆使招兵的抓走了大贵。第二年春天,运涛外出打短工,认识了秘密从事革命工作的共产党县委书记贾湘农老师,走上革命道路。他热恋着的春兰还把“革命”二字绣在衣襟上去赶庙会。后来运涛告别家乡和春兰,到南方参加革命军,当了连长。接到他的来信,全家人和锁井镇的穷人们欢欣鼓舞。这时运涛的弟弟江涛在县高小学堂读书,也由贾湘农介绍加入了共青团。高小毕业那年春天,在贾老师的鼓励和朱老忠的支持下,江涛考入了具有革命风气的官费学校保定第二师范,认识了正直知识分子严知孝和他女儿严萍。1928年秋天,很久没有音讯的运涛请人给家里写来一封信,说他在国民党“四一二”反革命政变中被捕,关在济南监狱中了。得到这个消息,运涛的奶奶当场身亡,严志和也病倒了。等待运涛回来结婚的春兰甚至想自杀。严家要去济南探监,但没有路费。冯老兰趁火打劫,只用80块钱就买去了严家视为命根子的宝地。严志和悲痛欲绝,在一天晚上带着江涛来到宝地上,趴在地上张开大嘴啃着泥土。严志和因病不能远行,江涛和朱老忠为了省钱徒步到济南,看到了被判了终身监禁的运涛。从济南归来,江涛决心继续哥哥的事业。从此他寒暑假回家帮父亲种田,开学回学校上课,课余时间就到工厂、农村从事革命宣传工作。这年秋天,党组织派他回家乡组织反割头税运动,和割头税包商首脑冯老兰斗争。经过广泛宣传和动员,快过年的时候,江涛、朱老忠、张嘉庆和一群贫苦农民偷偷带着标语传单和刀、梭标等去赶城里的大集,在闹市上突然召开反割头税大会。农民、市民齐声响应,包围税局子、县政府,打败保安队,强迫当局放弃割头税。他们还趁热打铁,组织了农会。在火热的斗争生活里,严萍深深爱上了江涛。锁井镇的穷人过了一个欢乐的胜利年,冯老兰恼羞成怒,控告贾老师、江涛、张嘉庆是共产党。贾老师决定自己留下从事合法斗争,让江涛带张嘉庆回保定。张嘉庆本是一个大财主的儿子,因为受共产主义思想的影响,带领佃户造了他父亲的反。父亲登报和他脱离父子关系,他成了职业革命者。到保定后,江涛和严萍帮助他考入了第二师范。1931年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江涛、严萍、张嘉庆和同学们积极宣传抗日救亡。受其影响,保定市13所学校同时罢课,要求当局停止“剿共”,一致抗日。省政府为了瓦解学潮,于第二年夏天宣布解散保定第二师范学校。为了保卫二师这个抗日堡垒,江涛和老夏领导同学们开展护校运动。反动军队包围了学校,市党部主任刘麻子带着一个军官来逮捕老夏和江涛,张嘉庆踢掉他们的手枪,与同学们一起赶走了刘麻子和军官,紧紧关上校门。当局切断他们与校外的联系,对他们实行“饥饿政策”。他们吃树叶,最后连学校的狗和池塘里的鱼、藕都吃了。严萍和工人、市民们支持他们,从校墙外往里扔烧饼。在饥饿中,张嘉庆仔细研究了二师附近的街道和商店布局,成功地组织了一次武装抢粮。严知孝担心学生的安全,劝学生们暂时撤出,保存力量。消息传到锁井镇,冯老兰喜气洋洋。朱老忠和严志和急忙来到保定,巧妙地把一车油、盐、面粉运到二师校门口,让学生“抢”了进去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对峙,老夏和江涛意识到这样与敌人硬抗太冒险。为了保存革命力量,传播革命火种,他们决定带领同学们冲出包围圈,到广大的农村去继续斗争。但就在他们准备行动的那天夜里,敌人开始了凶残的屠杀。老夏和十七、八个学生在与敌军的搏斗中壮烈牺牲,张嘉庆身负重伤,江涛等人被抓进了监狱。得到这个消息,严知孝怒不可遏,严萍失声痛哭,朱老忠和严志和决定与敌人战斗到底。张嘉庆在一家美国人办的教会医院里养伤,有敌兵看守。后来他和一个名叫冯大狗的士兵交上了朋友。冯大狗本是锁井镇上的无业游民,因为仇恨黑暗社会而同情学生。在军队进攻二师的时候,他开枪打死了几个追杀江涛的士兵。一个炎热的中午,装扮成车夫的朱老忠拉着张嘉庆逃出了保定城,看守张嘉庆的冯大狗也背着长枪跟他们离开了反动军队。